•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免费小说重生九零之锦鲤福妻有空间(季元元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重生九零之锦鲤福妻有空间(季元元小说) 时间:2022-06-30 14:15:02

    小说简介:重生九零之锦鲤福妻有空间(季元元小说)是著名作者饱吹饿唱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书中的男主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那么重生九零之锦鲤福妻有空间(季元元小说)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一个普通大...

    免费小说重生九零之锦鲤福妻有空间(季元元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第四章平行世界

    当尤俭心惊胆战地绕过凶猛的大狗,进入伊教授家里宽阔的客厅,坐到豪华的欧式沙发上时,才明白伊教授不是在等他,而是在等自己的外孙女伊伊。

      伊教授早年丧妻,唯一的一个女儿也留学英国并且定居下来,嫁给了一个英国同学。

    所以他的外孙女是个混血,国籍也是英国。

    伊伊是伊教授给她起的中文名,其实人家当然还有英文名字,尤俭也没记住。

    当然,以他的英语水平,听见跟没听见也差不了多少。

      从小到大,伊教授也只见过伊伊几次。

    现在伊伊已经二十岁,正在剑桥读大学。

    这次,伊伊作为剑桥的学生代表出席在中国召开的国际大学生辩论会,正好借此机会来看外公,伊教授自然高兴得不得了。

    今天就是伊伊到达的日子,伊教授正在家里坐等外孙女,没想到先把尤俭这个活宝给等来了。

      尤俭耐着性子听着伊教授自我陶醉地滔滔不绝,心想我是来请您老人家高抬贵手的,至于你外孙女还是你奶奶来,她是英国人还是外星人,我可没兴趣。

    趁着伊教授说得嗓子冒烟,端起茶杯喝水的空隙,他赶忙腆着脸插话道:“伊教授,没想到我来得还真是巧,今天您祖孙团聚,我一个穷学生也无以为贺,这点水果就聊表我一点心意吧。

    您看…昨天上课的事,确实是我不对,今天您既然有这么大的喜事,就原谅我一次,别让我重修了吧,下次我保证不睡觉了…”   伊教授的兴致确实不错,他一阵哈哈大笑道:“你小子还真以为我不让你考试了?告诉你,学校有规章制度,谁都得遵守。

    你考试不及格我可以让你不过,但是不让你考试,我还没这个权力。

    我就是想吓唬吓唬你,让你端正一下学习的态度。

    小伙子,年纪轻轻的,总睡觉可不好哇,这大好的时光可不能浪费了。

    岂不闻古诗有云: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尤俭悬着的心终于落到了肚子里,心道好你个伊教授,你这一吓唬不要紧,瞧我这通折腾,就差跪下管你叫爷爷了。

    转念一想,来都来了,干脆一劳永逸,求老爷子关照一下,这门选修课就让我顺利通过得了。

      想到这里,尤俭刚要张嘴,伊教授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笑呵呵地说道:“以你这种学习态度,要想顺利拿到学分,难呐!”   尤俭一激灵,心想你老可别再给我上眼药了,还没来得及说好话,伊教授的手机响了一声,看意思是来短信了。

    伊教授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站起身来对尤俭说道:“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机会。

    估计你前面的课程也没好好听,我这里有讲课的视频光盘,你就在这给我好好补课,顺便给我看会儿门。

    伊伊来短信说,航班延误了,得晚两个多小时才到。

    那么晚她一个女孩子来这荒郊野外的,我不放心,我要去机场接她。

    你呢,就坐在这好好学习,等我们回来了,你再走,嘿嘿嘿嘿。

    ”   尤俭心中暗自叫苦:你外孙女是人,我就不是人啦?!她还有你开车接来,那个点我可怎么回去啊!但是,脸上又不敢带出一丝的不情愿,只好喏喏连声。

      直到看着伊教授走出房门,发动宾利车绝尘而去,尤俭才吐了口气,大大咧咧地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本想偷偷溜走,看了看院子里那条大狗,他很自觉地放弃了这个想法。

      无聊地坐了一会儿,尤俭一阵心血来潮,想趁着伊教授不在,好好参观参观这座豪宅开开眼。

    但转念一想,这老爷子如此精明,万一在什么角落装个摄像头,回头一看我竟敢在他家里乱串,我可就彻底完戏了。

    算了,还是老老实实看电视吧。

      尤俭打开电视机,想看会儿电视节目消磨时光。

    没想到别看伊教授家装修得富丽堂皇,这电视也是60英寸超大屏幕的高档货,却偏偏没装有线,除了央视一套,啥节目也收不到。

    这会正播新闻联播,尤俭心道这有什么看头,无非就是每天的老三条:领导很忙,全国人民很幸福,外国很乱。

    看来,还是看会光盘吧。

      尤俭翻了翻摆在桌上的光盘盒,令他失望的是,一张电影或者电视剧的盘也没有,全是伊教授的讲课视频,按照课程的名称和顺序,摆放得整整齐齐。

    尤俭心想这老爷子也够自恋的,在学校还没讲够,在家还要给自己放,看来这高级知识分子的境界,比那些庸俗的歌星影星也强不到哪去。

      闲着也是闲着,还是看看量子力学的课程视频吧,万一老头回来要当场检查,好歹也能应付两句。

    尤俭这样想着,从中抽出了标记着“本科量子力学选修课”的那张盘,塞进影碟机中。

      过了一小会儿,伊教授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电视中。

    画面中的伊教授比现在要年轻一些,看来这视频可能是好几年以前录制的。

      尤俭斜靠在沙发上,左耳进右耳出地听着,不觉又是困意袭来。

    没过几分钟,这货居然又睡着了。

    要是电视屏幕中的伊教授看到尤俭这个德性,非得学贞子从电视里爬出来把他掐死不可。

      但是,伊教授毕竟不是贞子,他仍然在画面中侃侃而谈,全然不顾自己的讲解对尤俭而言,几乎是美妙的催眠曲:“虫洞,最早是爱因斯坦提出的。

    他认为宇宙时空可以是不平坦的,如果恒星塌缩成了黑洞,那么时空在史瓦西半径,也就是视界的地方与原来的时空垂直。

    在不平坦的宇宙时空中,这种结构就意味着黑洞视界内的部分会与宇宙的另一个部分相结合,然后在那里产生一个洞。

    这个弯曲的视界,就是一种特定的虫洞。

      “之后的很多科学家都对虫洞发生了很大的兴趣。

    我们知道,黑洞无时无刻不在吞噬着进入他的引力场范围内的一切,那么这些东西跑到哪里去了?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聚集在黑洞的内部,另一种是通过某种渠道把这些东西释放出去了。

    而黑洞的直径通常很小,它能否容纳无穷无尽的物质?   “如果不能的话,那就只能是后一种可能。

    然而,显然这些物质没有再次被释放到黑洞的周围。

    那么,也许黑洞之中有一种特殊的洞,连接到时空的另外一个地方。

    这个特殊的洞,我们就叫它虫洞。

      …“另外一些科学家提出了更为有趣的假说。

    我们所说的时空,其实就是宇宙。

    中国古代对宇宙的定义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四方上下曰宇,古往今来曰宙’。

    那么,宇宙,也就是时空,是不是只有一个呢?   “是否有另一个你正在阅读和本文完全一样的一篇文章?那个家伙并非你自己,却生活在一个有着云雾缭绕的高山、一望无际的原野、喧嚣嘈杂的城市,和其它七颗行星一同围绕一颗恒星旋转,并且也叫做‘地球’的行星上?他(她)一生的经历和你每秒钟都相同。

    然而也许他(她)此刻正准备放下这篇文章而你却打算看下去。

      “这种‘分身’的想法听起来奇怪而又难以置信,是埃弗莱特的一种推论,源于他在1957年发表的博士论文。

    他认为,在我们的宇宙之外,很可能还存在着其他的宇宙,而这些宇宙是宇宙的可能状态的一种反应,这些宇宙可能其基本物理常数和我们所认知的宇宙相同,也可能不同。

    而连结这些宇宙之间的桥梁,也是虫洞。

      …“如果我们认为通过虫洞可以做时间旅行,那么又有两种不同的推论。

    一种认为我们只能做时间的看客,就像看电影一样,无法改变时空的既定发展。

    另一种则认为,当我们开始时间旅行,就开启了一个新的宇宙,或者说进入了一个未知的平行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我们已经不再是我们,而是那个平行世界的一部分。

    在那里,事情的发展将按照那里的规律进行。

    也就是说,‘我们’的历史有可能会被改变。

    ”   …“当然,即使存在虫洞,对于时空旅行者来说,这一旅程肯定不会是很愉快的。

    贯穿整个虫洞的强大辐射,将会把他扯碎,烤焦,最后变成基本粒子发射出去。

    ”   …如此高深的理论,尤俭连一个整句都没有听到,他早已神游太虚。

    在梦境中,尤俭似乎变成了一条白白胖胖、不停蠕动、连他自己都觉得恶心的大虫子,从宇宙的这一头钻到那一头,把宇宙钻得千疮百孔。

    至于自己为什么要钻来钻去,尤俭也不知道,好像…是要寻找一条母虫子?   正在梦周公的尤俭当然不知道,不知何时,一个陌生的身影已经悄悄站在他的背后。

    手里,举着寒光闪闪的瑞士军刀。

    能状态比起中超来也丝毫不差。

      面对着人事不省、有出气没进气的王爷和满面泪痕的王妃,这些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医全都哭笑不得。

    大晚上的,几次了这都?有这么折腾人的么?   牢骚归牢骚,该干的活还是要干,否则,吃饭的家伙可就要不保了,毕竟这位爷可是皇上传下严旨,一定要全力施救的。

    救不活没关系,但是不出力那可就不行了,最起码,装也要装得像一点。

      于是乎,太医们再次一拥而上,掐人中的掐人中,捶后背的捶后背,就差人工呼吸了。

    总之,得让这位爷先喘上来这口气再说。

      这次倒没过多久,尤俭再次悠然醒转过来。

    太医们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不过,这口气还没喘匀,他们就发现王爷不大对劲。

    但见他眼神空洞呆滞,并不理任何人,只是不住地喃喃自语:“完了完了,这下彻底完了。

    完了完了,这下彻底完了。

    ”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完了。

    最后只得转回身来,齐齐对着王妃低低地躬下身去,呐嚅着道:“娘娘,王爷他…”   蕊儿也早把丈夫的反常行为看在眼里,忙急切地问道:“王爷到底如何?有没有性命之忧?”   老大包建严已经挂了,剩下的众太医你推我我推你,谁都不愿当这个倒霉蛋。

    最后还是二把手、太医院同知贾用硬着头皮答道:“依微臣看来,王爷是没有大碍的,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快说!”蕊儿此时也顾不得什么王妃的仪态了。

      “只不过…王爷的心智似乎出了些问题,看起来是痰涌迷住了心窍,成了痴呆。

    ”   蕊儿终于再也忍不住,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如果这个人直接死了还好,可明明他刚才醒了,明明是个活蹦乱跳的好人,明明自己就要成为他的女人!可是顷刻间,他又成了个半死不活的傻子!看来,老天是一定要让我痛苦一生啊!   众人见此情景,也不由得感到恻然。

    刚想脚底抹油,忽听身后一声暴喝:“你大爷才是痴呆呢!滚出去,都给我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