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小说排行榜~重生医品郡主开始阅读&精彩试读

    苏未央太史无极 时间:2022-11-29 07:07:02

    小说简介:热门好书《重生医品郡主》是来自作者森姐最新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苏未央太史无极,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小说结局究竟会如何发展,让我们一起来看吧。...

    小说排行榜~重生医品郡主开始阅读&精彩试读

    苏未央扫了一眼岸上不断起哄的人,便向一处人少的岸边游去,一边游一边接受这幅身体的记忆。

    当接受记忆后,大吃一惊——这身体竟然是怀玉郡主的!

    大燕国,镇南王唯一的嫡女霍怀玉!?

    她之前只以为怀玉郡主是个草包,但“看过”郡主的记忆才知,原来郡主是个可怜人。

    怀玉郡主自幼丧母,镇南王并未续弦,反倒是喜爱一个姓柳的姨娘,更是把王府大权交给了那个心术不正的柳姨娘,任由柳姨娘欺辱郡主,把郡主活活养废成了草包,甚至……郡主的记忆也有所残缺!

    正常成年人记忆不会这般片段化,她觉得此事绝不简单!

    终于,游到了岸边。

    灵魂和身体还未完全融合,苏未央只觉一阵又一阵眩晕。

    伴随着纷乱的脚步声,一群衣着华贵的年轻公子小姐们围了上来。

    “呦,堂堂怀玉郡主,怎么成了落汤鸡了?以后我们是叫你草包郡主,还是落汤鸡郡主呢?”

    苏未央抬眼看去,却见是一个大家闺秀身旁的丫鬟说话,那丫鬟为了讨主子欢心,极尽刻薄地侮辱她。

    另一个拿着扇子的年轻公子,指向远处凉亭的方向,“郡主你游错方向了,岑世子在那个方向,趁着岑世子还没走,你快游过去,搞不好岑世子还能赏脸亲你一口。”

    “哈哈哈哈。”众人发出一阵嘲笑声。

    苏未央冷眼看着这群衣着华贵的男男女女,冤死重生的恨意,和此时受辱的愤怒交织在一起,心中仿佛有座火山,濒临爆发。

    “郡主,您没事吧?”这时,两个丫鬟打扮的女子,从人群中挤了进来。

    两人声音有着假惺惺的担忧,细听,却能听出幸灾乐祸。

    苏未央看向一脸奸相的丫鬟。

    从记忆得知,这两人,一人叫夏荷,一人叫秋叶,是怀玉郡主的两名贴身丫鬟。

    这两个人不是好东西,怀玉郡主做的很多奇葩事,都是她们怂恿。

    众人见草包郡主不说话,只冷冷盯着他们,便道。

    “草包郡主是不是傻了?”

    “哈哈哈,瞧你说的,郡主不是一直是傻子?”

    苏未央任由他们辱骂,心里却在想——如果柳姨娘和几个庶女知晓怀玉郡主性情大变,指不定搞出什么幺蛾子。

    她倒是不怕幺蛾子,只怕这些幺蛾子妨碍她的报仇计划。

    所以在报仇之前,她绝不能让人看出真实身份!

    想着,苏未央指着郡主丫鬟骂道,“你们两个贱蹄子,看什么看,还不给本郡主拿衣服?信不信本郡主回去收拾你们?”

    夏荷和秋叶相视一看,交换眼神中的不乐意,但她们也知道,郡主草包归草包,收拾她们还是能的。

    无奈,只能拿来了披风。

    这时,人群里有人喊,“怀玉郡主要出水了,我们是不是要看出水芙蓉?”

    又有一人迎合,“恐怕没有出水芙蓉,只有出水母猪。”

    瞬间,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夏荷小声道,“哼,草包就是草包,活该被侮辱。”

    秋叶也道,“说得对。”

    众人以为怀玉郡主会从湖水里出来,再披上披风,却没想到怀玉郡主直接把披风塞到了水里——果然,傻子就是傻子。

    然而还没等他们嘲笑出来,却见郡主如箭一般窜出水面,紧接着拿起湿淋淋的披风就往年轻小姐们身上甩。

    还专门挑那些穿薄纱的女子。

    披风浸满了湖水,随便扬一下,那水便把小姐纱裙子浸透。

    苏未央顺势喊道,“快看,这位小姐的肚兜是粉色的。”

    众人一片哗然,公子哥们顾不上嘲讽什么草包郡主,纷纷去看粉肚兜。

    而那粉肚兜的主人一声尖叫,捂着胸口便大哭着跑了。

    这还没完,苏未央找准机会,又扬了一个,“快看,这个小姐肚兜是绿色的。”

    哗!

    众人又去看绿肚兜。

    刚刚还一边倒的嘲讽局面荡然无存,成了闹哄哄一片。

    而苏未央也不是无目的攻击,虽然这些人都是来嘲讽郡主、都不是好东西,但谁嘲讽的最多,她就优先让谁出丑。

    很快,小姐们跑光了。

    苏未央就抓起地上的泥巴,往那些衣着华服的公子哥身上摔,公子哥们也吓坏了,一边骂着一边跑了。

    眨眼之间,湖旁空荡荡,只有苏未央,以及怀玉郡主那两个不怀好意的丫鬟。

    苏未央瞥了她们一眼,便披上湿淋淋的披风,按照记忆向镇南王府马车而去。

    上了马车,直接下令,“回王府。”

    ……

    一炷香的时间后。

    马车上了京城主路。

    主路两旁商铺林立,商铺前面还有摊位。

    路上人来人往,人声鼎沸。

    突然,本闭目养神的郡主猛地睁开眼,“车夫,停车!”

    车夫吓了一跳,赶忙紧急停车。

    夏荷和秋叶也不解,“郡主,您怎么了?”

    苏未央推开两人,跳下马车,“本郡主要买衣服。”

    却见,马车停的地方,正对着一个成衣铺。

    夏荷劝道,“郡主,这成衣铺太简陋,应该没什么好衣服,要不我们去云裳衣坊?”

    苏未央没理她,人已经钻入了成衣铺里。

    她选择这家成衣铺,自有她的原因。

    入店后,苏未央伸手一指,“这件,这件,这件,这件,给本郡主拿下来。”

    “是,奴家这就拿。”老板娘急忙去取衣。

    苏未央又瞪了夏荷,“看什么看?结账。”

    “是,郡主。”夏荷急忙到柜台上结账。

    苏未央道,“本郡主进去试衣服,你们几个都在门口守着,谁也不能放进来。”

    “好的,郡主。”秋叶暗暗翻了个白眼。

    另一边。

    苏未央进了房间,便把门锁好,快速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又从后门溜了出去。

    一路跑到驿站,雇了马车,去了京郊的一处墓园。

    她隐约记得自己昏迷时,听见太监说的就是这个地址,她和孩子极有可能被埋在这里。

    苏未央开始一座一座墓碑地找了起来。

    虽然她知道,她死了、肚子里的孩子也死了,但还是忍不住来。

    不是为了看自己,而是想看孩子。

    突然,却见一处墓碑前,站了一个人。

    是个男人。

    男人身材纤细颀长,脊背笔直,哪怕是一个背影,也能彰显其玉树临风的书卷气。

    这个背影,便是化成灰,她也认识!

    正是那个负心汉,戴简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