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经典小说不乖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唐诗梁渝 时间:2022-11-29 07:12:24

    小说简介:唐诗梁渝是著名作者枇杷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书中的男主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那么唐诗梁渝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梁渝没想到再次见到唐诗的时候,地点是在伦敦,而且是在Shop.........

    经典小说不乖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梁渝没想到再次见到唐诗的时候,地点是在伦敦,而且是在Shopping Mall。

    Westfield很大,就像大家所说的那样,相当于白金汉宫加上后花园,所以就更让梁渝觉得奇妙了,这也算缘分吧?跨越了一整个国家后两人齐齐走到这里,并且在这足足有四十三英亩的地方见面了。

    哦,不对,这次见面应该是单方的,唐诗并没有看到他,或者说早已认不出来了。

    也是,时隔太久,今天若不是他惊鸿一瞥,觉得前面那个女孩子眉眼间的神韵似曾相识,恐怕也同样认不出她来,想不到小姑娘变化够大的,梁渝这么想着又仔细打量了她那一身款式略显老气的藕色套装。

    要不要上前打个招呼呢?毕竟也算熟人,梁渝思索着,可还不等有个结果,那明明年纪不大却偏偏把自己往三十岁捣鼓的唐诗身边就贸然多了个孩子。

    “妈妈!”约莫两三岁的小男孩,个子很矮短腿又短胳膊的,嗓门却很洪亮。

    那方唐诗不知道说了什么,笑容很温柔,只见她蹲下来掏出纸巾把小孩子满嘴的冰淇淋擦了擦,动作娴熟,倒是让梁渝吃了一惊。

    唐家的这位小姐什么时候结婚了?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也从来没听唐寒提起过。唐家统共就那么两位公主,唐果早早嫁了婚礼不算大办,眼前这一位虽说是表亲,可就唐寒那个妹控来看,不该这么悄无声息的。

    “老板,东西买好了。”正一个人想得热闹,助理小郭已经提着几个奢侈品袋子回来了。

    收回飘远的思绪,梁渝看了一眼,心想这下也不用去打什么招呼了,他对着助理小郭说:“买了就好了,回去我妈也不念叨了,咱们走吧。”

    小郭点头应着,两手提着满满战利品,笑说:“太太就是小孩子心性,老板您每次出差,不管去哪里都不能空着手,否则就是心里没有她。”

    梁渝也是摇头失笑,他人高腿长,走起路来后面的助理小郭都得小跑着才能跟上,好在上了手扶电梯。

    今晚就飞机回A市好了,梁渝打算着目光又移到方才那个地方,距离更加远了,不过他还能看到唐诗站在原地没动,身边除了小孩子外又多了一位男人,挺高挺瘦的,背微微驼着,眉眼看不清晰,气质倒不像是久经商场的杀伐之气。

    时间真快啊!大概是春天了,他也开始伤春悲秋了,回想第一次见她时,还是个很小的小姑娘,连伴娘服破了这种小事都让她要哭不哭的,一转眼竟然连孩子都有了。

    摸了把脸,梁渝心底无限感慨,自己也是蛮英俊的,怎么能到了现在还孤家寡人呢。

    Jamies ltalian餐厅。

    夏元柏英文不好,菜名认不全,全靠唐诗在线翻译,一开始也没什么,可夏元柏的自尊心强,他总觉得周围人都在注意他似的,便拉了拉唐诗阻止了让她继续。

    “我们不挑,你点什么都行。”

    唐诗也不确定哪些东西好吃,正要犹豫着答应,就听一旁的小新说:“妈妈!我要吃面!”

    正是用餐的时间,餐厅里气氛还算安静,偏偏小新一向声音大,唐诗还来不及说让他小声些,夏元柏就先伸手揪了一把:“夏小新,你安静些,还有爸爸说过了,我与你唐诗阿姨还没结婚,不能喊妈妈。”

    到底还是小孩子,被这么训斥了就眼泪汪汪的小可怜样,唐诗心软,急忙劝道:“没关系,早晚都要这么喊的,他跟我亲近我很高兴呢。”

    不过二十五岁的女孩子,因为有了一段感情就平白多了一个儿子出来,一开始唐诗的确不习惯,但小孩子那样天真无邪,久了也就适应了。

    “谢谢你。”夏元柏感动,伸手去握住唐诗的手,指腹下传来的触感令人心猿意马,肌肤滑如琼脂,与他时常泡在陶艺泥里的干燥双手截然不同。

    眼下还在餐厅里,周围都是些用餐的陌生人,唐诗脸皮薄儿,被夏元柏那样目光如炬地盯着觉得羞涩极了,白皙的脸颊上顿时像染了半层胭脂,黑白分明的大眼里水波一般的泛光。

    太明媚艳丽了,夏元柏瞧着唐诗那动人的样子内心颇有些不安,迟疑了片刻,他终于开口:“回头别化妆了,你素颜更美。”

    没有女人不爱听这些称赞话的,可唐诗是个例外,她知道每次夏元柏这么说,就是又嫌她太招摇了,急忙解释:“我没有化妆,早上起来怕皮肤干就涂了一些乳液。”

    此时唐诗点的意面已经端上来了,夏小新不关注除吃以外的任何事物,埋头苦吃,小小年纪那狼吞虎咽的表情称得上凶猛,倒是夏元柏不急,凑近了看唐诗细白无暇的脸蛋。

    明亮杏眼,精巧的鼻子,嘴唇上没有口红却已显得唇红齿皓,她的确没有化妆。

    真是奇了,明明这一头及腰长发也让她盘起来了,服装款式也尽量成熟,但怎么看她还像生嫩的小姑娘,又打量了一会儿,夏元柏总算弄懂了问题出在哪里。

    “以后别穿这种藕色了,你肤色太白,一穿这种就显得更嫩,换灰色吧。”

    “好。”一心一意搁在夏元柏身上,唐诗从来没想过要拒绝他任何的要求。

    夏元柏不是唐诗第一个男朋友,却是她最想用心走下去的,她欣赏他制作的陶艺,他爱她的善解人意,她知道他对自己一直不自信,无论是家世抑或容貌,她也尽量开导。

    家世这种事情,唐诗一向不在乎,更不要说容貌了,依她看来,夏元柏虽说长得中规中矩,可是方脸挺鼻的很精神,尤其是他工作的时候,模样那般专注认真,她总觉得他想成为一名陶艺大师的梦想近在眼前了。

    走过白金汉宫、威斯敏斯特教堂、大英博物馆,浅浅领略了伦敦风情,唐诗跟夏元柏也打算回国了,倒是小新第一次出国看着满街金发碧眼的舍不得。

    “小新听话,下次带你去日本看雪好不好?”小孩子好哄,许给他一个期许,他就也不吵不闹了。

    酒店套房里,夏元柏正在收拾东西,听到一旁女孩子跟小孩子的对话,他动作停顿了一下,说:“机票的事我也忘记问了,你是跟我们一起回A市,还是要自己回N市。”

    唐诗一听到“N市”二字,脸上就有些说不清的落寞了,连原本唇角噙着的一抹淡淡笑意也消失:“当然是跟你们回A市了。”

    她的声音低下去,有气无力的,夏元柏一看便懂,问她:“还顶得住家里的压力吗?其实我也不想给你负担。”

    这不是两个人第一次说起这桩事,但唐诗的反应却好似每一次都像第一次那般激动,她不顾小新还在跟前,上前抱住夏元柏,本该高高在上的唐家小公主,眼下的姿态恨不得低到尘埃里。

    “元柏,你别这么想,你没有给我负担,我爸妈我早晚有一天会说服的。”

    夏元柏对唐诗的投怀送抱无动于衷,他像是已经拿准了唐诗的性子,提醒她:“那你大哥呢?唐寒是唐氏的当家,虽然只是表哥,可倘若他不同意,你大约也嫁不过来。”

    这些事唐诗都知道,她其实心底并没有谱,可她不想让夏元柏担忧,有些事自己扛着就行了,说出来反而影响两人感情。

    “不会的,主要是之前唐果嫁到A市的时候,表哥就不太满意,所以这几年才看我看得紧了点儿,我们唐家就两个女孩子,他不希望两个都远嫁,并不是不喜欢你。”

    唐诗……算是极难得的单纯善良了,夏元柏听罢她的话幽幽叹了口气,总算伸手把人揽着了。

    飞机划过天空留下一道白,从伦敦希斯罗到A市,长长久久的十三小时。

    从机场出来的时候,A市正下着绵绵春雨,这雨很细很迷蒙,唐诗一眼望过去的时候,不知怎的就想到了C市她表哥的那场婚礼,那天也是这样的雨。

    C市,小桥流水般细腻又情意朦胧的一个地方,当年那场婚礼虽说状况百出却也倾倒全城,那么那么多人的祝福,表哥和小嫂子的感情也是水到渠成,令人羡慕。

    她和夏元柏……唐誉想着偏头去看身旁高大削瘦的男人,他们大约是做不到那样了,即便曾经的她脑海里也有一场声势浩大的婚礼梦,可平淡是福,能遇到他不嫌弃她,应该很高兴了。

    N市那边,唐寒一听说唐诗回国后没回家却去了A市就恨铁不成钢,这傻丫头该不会跑去跟人同居了吧?

    唐寒脸色阴沉,满目的风雨欲来,苏星星看着他这样子心惊胆战,小心翼翼地说:“不然你亲自去一趟吧?唐诗最怕你了,来不及的话让A市的舒南和梁渝先把人找到了也可以。”

    苏星星自己倒是见过那个夏元柏一面,她觉得人还算礼貌,就是唐寒一直看不上那人的家世,可一想自己的家世更不好不照样嫁入唐家了嘛,分明就是不喜欢那男人带着拖油瓶还敢打唐家女孩子的主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