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书荒求小说第一驸马~全文阅读

    陆乾秦云 时间:2022-11-29 09:26:43

    小说简介:最近有很多书友在追一本叫《第一驸马》的小说,小说是方竹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值得非常推荐。 “哗啦!”凉水入顶,陆乾猛然睁开双目。眼见是极尽奢侈的宫殿.........

    书荒求小说第一驸马~全文阅读

    “哗啦!”

    凉水入顶,陆乾猛然睁开双目。

    眼见是极尽奢侈的宫殿。

    “醒了,还不来伺候本宫就寝?!”

    头顶传来女人的声音,陆乾抬头,便见到一个衣着暴露的绝世美人,向自己走来。

    面容绝美,薄纱下的肌肤吹弹可破,一双玉足更是如精心雕刻般精美诱人。

    媚眼如丝,举手投足间却华贵不凡。

    这个女人,可以说比陆乾平生所见的所有女人都要艳丽!

    陆乾刚想开口,却头痛欲裂。

    紧接着记忆蜂拥而至。

    他竟然穿越了!

    穿越到了大周王朝,新科状元陆乾的身上!

    陆乾,字定云,寒窗苦读,一朝高中。

    翰林院齐大学士亲笔提名,说此人有旷世之才。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竟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长公主秦云强抢到紫凰殿,企图强占。

    长公主秦云,皇上亲姐,荒淫无度,男宠无数。

    陆乾寒窗苦读,又怎么甘心成为一个女人的玩物,宁死不从!

    绝食三日后,趁秦云外出,求救齐大学士,死谏长公主秦云。

    谁知连齐大学士的面都没见到,就被赶来的秦云抓获,当场气急攻心,一命呜呼!

    一代状元,竟然被气死了。

    而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正是大周王朝的长公主,秦云!

    “饿昏头,连本宫都不认识了?”声音在头顶响起,毋庸置疑。

    陆乾抬头,对上秦云的眸子。

    睥睨终生,宛若女帝,眉宇间却极尽妩媚,令人心驰神往。

    微风袭来,将秦云身上的薄纱吹动,露出大片的春光。

    见陆乾不语,秦云猛地扣住陆乾下颚,“陆定云,朝堂能给你的,本宫能给,朝堂不能给的,本宫也能给你!”

    原身是瞎了吗?

    这种绝色美人都不要,竟然想做官。

    就是当朝宰相又能怎么样,跟这种有权有颜的美人有可比性?

    拿下长公主,还愁当不成官?别说丞相,就是这皇帝,只要哄秦云开心,他陆乾也能坐上一坐!

    如此美人,别说荒淫无度,就是一天被戴八顶帽子也值了!

    要想人生过得去,头上就得带点绿!

    “考虑清楚,如果你肯留下,本宫可以给你驸马之位!”秦云淡然道。

    驸马?

    “此话当真?”陆乾问到。

    “本宫何曾食言?”秦云开口,继续道:“本宫可让你加官进爵,封侯拜相,但也能让你碌碌无为,流放一生,这其中轻重,陆乾,你仔细考虑!”

    “不用考虑。”陆乾抬头,望着秦云胸前的白皙,目光灼热:“愿做公主裙下臣!”

    秦云轻笑,下一刻便瘫在床上,青丝如瀑。

    微风拂过,身上轻纱吹起,暴露出大片的曼妙。

    “即然如此,那就让本宫看看你这驸马的能力吧。”秦云朱唇轻启,媚眼如丝。

    “臣领命!”

    说完,陆乾便欺身而上。

    霎时间,紫阳殿内春潮大起,一浪高过一浪,只叫人面红耳赤。

    门外,一个老太监仰天长叹,露出浓浓的羡慕,“好厉害的新科状元……”

    一个时辰后。

    殿内喘息渐止。

    秦云半倚榻上,胸前起伏不定,掩饰不住的满足。

    “臣这个驸马,能不能让公主满足?”陆乾笑道。

    话音未落,秦云就欺身而上,媚眼如丝,玉手在陆乾胸膛上轻抚,“不行,再战。”

    还要?!

    看来这软饭,真不是谁都能吃的!

    思考间,秦云就贴了上来,陆乾无奈一笑。

    很快殿内又传来粗重喘息。

    不知过了多久,天落斜阳,云垂万里。

    红霞笼罩整座皇宫。

    直到一道尖锐的声音,打破殿内原有的糜烂。

    “公主,丞相求见!”

    床榻上,陆乾探出双手,下一刻就被秦云捉住,放在了胸前。

    “公主,是丞相。”

    秦云点头,“让他等着便是。”

    又是李步文,来的还真是时候!

    “可那是丞相!”陆乾又道。

    秦云眉头紧皱,“若他不愿等,逐出紫阳殿!”

    紧接着,殿内那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

    丞相李步文面色铁青,摸着花白的胡须,“殿下若是忘了当年的约定,那老夫便告老还乡!”

    没过多久,殿内传来秦云的声音,“请丞相。”

    李布文得意一笑,走进紫阳殿。

    紫阳殿内,秦云身披薄纱,和陆乾十指交握,二人面色潮红,衣衫不整。

    李步文眸中划过几分不易察觉的厌恶。

    “殿下,此人为何还活着?”

    “有何不可?丞相是对本宫的驸马有意见吗?!”秦云睥睨道。

    驸马?

    李布文神色震惊,“公主要让他做驸马?驸马之位关乎我大周社稷,怎能随便许给这种不同文理的乡野村夫,公主若是忘了当年之约,那本官这就告老还乡!”

    原本以为长公主只是玩玩,谁知竟然要封陆乾做驸马,他李布文为大周奉献终生,如今连封驸马这种事都不知道,这又怎能让他不恼怒!

    想着,李布文便要开口,却被陆乾打断:

    “丞相终日还乡,为何到现在还不走?”

    告老还乡,又是这套!

    这李布文,一个月有二十天都在告老还乡,每次都是说的议政言词,第二天还是照常上朝。

    “你!本相说话,何时轮到你这村夫插言!”李布文指着陆乾,气的胡须抖动。

    “陆乾乃是圣上钦点的新科状元,又得翰林院齐大学士亲笔提名,如此才能,在丞相眼中却成了村夫,若是我大周的村夫都如陆乾一般,那踏平九州,指日可待!”秦云淡然开口,看向陆乾,带着几分赞赏。

    嚯,这公主还挺护食的。

    陆乾心内一阵暗爽,仔细打量面前的二人,看来权倾大周的二位巨擘,也并不像传闻中那般团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