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小说推荐《0132510》大结局免费试读 《0132510》最新章节列表

    陆清婉温陌寒 时间:2022-11-29 09:43:13

    小说简介:主角是的陆清婉温陌寒小说是《0132510》,本小说的作者是著名网络作家糊涂蛋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非常好看。中秋,大温皇宫 ......

    小说推荐《0132510》大结局免费试读 《0132510》最新章节列表

    第1章开始

    第一章

    中秋,大温皇宫。

    宫人高声唱喏:“丘兹使者到——!”

    陆清婉竭力压下喉间的咳嗽,目光落向九龙座上一身玄色龙袍的温陌寒。

    年前,丘兹突然大举进犯,被大温精兵退敌百里之外。

    今日便是丘兹使者来访,自是为了和谈之事。

    礼乐声响起,一行人走了进来。

    走在最前方的是一位二八年华的美貌女子,眉目不见怯畏,自有一股明媚大方。

    陆清婉眸色一怔。

    这副模样……倒像极了刚与温陌寒成婚时的她。

    她不由得看向温陌寒。

    男人眼底掠过抹讶异,停住了饮酒的动作。

    殿前,使者行礼:“今日向温皇献上我丘兹最尊贵的公主乌兰绮,以示丘兹之诚意。”

    陆清婉浑身一震,握紧了杯子。

    温陌寒笑道:“此乃本皇之幸。”

    遥遥举起杯子:“今后大温与丘兹世代交好,再不起刀兵。”

    群臣山呼万岁。

    陆清婉端起酒杯送至唇边,抬起的衣袖挡住了脸上的落寞。

    宴后。

    凤藻宫。

    陆清婉看向桌上亲手做的糕点,本来是给温陌寒预备的。

    今日中秋,按例应是她侍寝的日子……

    陆清婉抬眸,正好看到天上的圆月。

    “但愿人长久……”

    她情不自禁地喃喃,心口微凉。

    侍女云枝正想安慰,突听宫人通报:“皇上驾到!”

    陆清婉微怔,旋即跪下:“恭迎皇上圣安。”

    温陌寒绣着金线的墨袍下摆从她眼前掠过,没有停留。

    陆清婉心间涌上涩意。

    曾几何时,温陌寒也会亲手将她扶起,嗓音温柔:“昭昭不必行礼。”

    昭昭是她的闺名。

    可她已经想不起来温陌寒上次唤她昭昭是什么时候了。

    温陌寒坐在榻上:“皇后起来吧。”

    视线掠过桌上的糕点,他却仿佛没看见:“今日事务繁杂,朕来得略晚,以后不会了。”

    陆清婉喉间微涩:“皇上国事为重,不必特意过来。”

    闻言,温陌寒皱眉:“还在生气?”

    陆清婉垂眸掩去眼底神色:“臣妾不敢。”

    生气?她怎么敢?

    哪怕两年前她才刚知晓温陌寒不过是利用她给夺嫡之路增加筹码。

    年少的相知相爱……尽是算计!

    她更不知如何面对这个将她卷入棋局的人……

    沉默间,温陌寒上前牵住她的手:“你是朕的结发妻子,朕不会亏待你。”

    陆清婉抬起眼,正好对上温陌寒的眼神。

    昔日年少的温情已经全然消失,只剩下一片冷漠。

    温陌寒揽住她的腰身,往内室走去。

    烛光摇曳,一刻贪欢。

    半夜时分,陆清婉猛地被惊雷吓醒。

    身旁的被褥冰冷,温陌寒已经不见了。

    她心中一慌,掀起被子下榻。

    转过垂花门时,就见温陌寒已经理好冠服,正由贴身宫人给他系上玉坠。

    他的声音在夜色中格外冰冷:“记得给皇后备好避子汤。”

    第二章

    天色微明时,避子汤送到了陆清婉的面前。

    她凝着那黑色的药汁,端了起来。

    入口丝丝甜味,陆清婉却觉得那是她喝过最苦的药。

    宫人收了碗:“皇上真是看重娘娘,连一碗安神药都要亲自吩咐御医呢。”

    陆清婉喉间涌起腥意:“是啊……真好……”

    屏退了下人,陆清婉倒在了榻上,暗中招来太医。

    太医把完脉,眉头紧锁:“娘娘,您忧思过度,身子早已油尽灯枯……”

    陆清婉心已了然,缓缓闭上眼。

    “皇上事务繁杂,不必告诉他。”

    “是。”

    这一病就病了一个月。

    温陌寒再未踏进过凤藻宫。

    陆清婉也总是盼着他来,又不盼着他来。

    云枝十分不忿地数着温陌寒如今有多宠爱乌兰绮。

    陆清婉捂住嘴将剧烈的咳嗽压住:“皇上刚登基两年,边疆不稳,宠幸乌兰公主也是为了大温安定。”

    她还是忍不住为他辩解。

    这时,宫人大声唱喏:“乌兰公主到!”

    乌兰绮走了进来:“请娘娘安。”

    “不必多礼。”

    陆清婉这些日子虽然病着,却还是亲自操持乌兰绮入宫的事宜。

    因此乌兰绮很喜欢往凤藻宫跑。

    时间长了,她们感情越来越深,说了很多心里话。

    “娘娘,唯有你是这宫里对我最好的人了。”

    乌兰绮坐在陆清婉身侧,由衷地说:“其他的人因我是异族,都不喜欢我,我想回丘兹了。”

    陆清婉苦笑了一下。

    因为她是皇后,她只能贤良淑德。

    “你如今皇上的心尖宠,难免有些风言风语,你不必理会。”

    乌兰绮看向陆清婉:“你是皇上的结发妻子,为什么他不宠着你呢?”

    陆清婉心口一刺,哑口无言。

    温陌寒对她的冷漠和疏离,连这个入宫短短一月的异族公主都看出来了。

    乌兰绮像是注意她的失落,忙道歉:“是我失言了。”

    陆清婉淡淡笑着:“无碍。”

    可这话还是在心里扎了根,每每触及都是疼。

    转眼到了深秋。

    她身体愈发消瘦下去,整晚地咳嗽。

    几日后,太医给她请脉时,顺嘴提了一句温陌寒最近有些不思饮食。

    陆清婉便想去御花园采些桂花,给温陌寒做桂花糕。

    还没走近,就听到了乌兰绮的声音:“寒哥哥,我想要最上面那株花。”

    温陌寒温柔回应:“好,我给你摘。”

    陆清婉心口像是被利刃洞穿,闷声咳嗽起来。

    当年大婚之夜,温陌寒拉着她的手,“王爷给别人叫,我只是你一个人的寒哥哥,可好?”

    这才几年……

    那边,温陌寒无意中侧头,正好看到了脸色苍白的陆清婉。

    四目相对。

    温陌寒顿住片刻,朝着她走近:“身体还没好,怎么过来了?”

    陆清婉屈身敛眸,假装不在意他们方才的温柔。

    “臣妾打扰皇上雅兴了。”

    温陌寒伸手将她扶起:“朕听说你最近和绮儿相处融洽,越发有皇后气度。”

    陆清婉勉强笑道:“这是臣妾应该做的。”

    不远处的乌兰绮正笑着和宫女玩闹。

    温陌寒看过去,眉目间满是宠溺:“再过不久,朕打算封绮儿为妃,皇后觉得如何?”

    入宫不过几个月便封妃,从未有过的荣宠……

    倒是真的对她动了真心。

    陆清婉喉头哽咽:“皇上想给个什么封号?”

    温陌寒思忖片刻:“留明待月复,三五共盈盈……便封为盈妃。”

    陆清婉呼吸一窒。

    这句诗,是大婚时温陌寒写给她的!

    第三章

    御花园。

    秋风拂面,一阵阵凉意。

    温陌寒却没有注意到陆清婉苍白的神色。

    自顾开口:“绮儿远道而来,年纪又小,难免会被人刁难,你要替朕保护好她。”

    陆清婉的心像是被人扯了一下:“臣妾谨遵圣意。只是……”

    她悄悄打量了一下温陌寒的神色,咬牙跪下。

    “后宫安稳对皇上的前朝也有益,还请皇上雨露均沾。”

    头顶一片死寂。

    片刻后,温陌寒冷冷开口:“你真是为朕考虑,还是别有所因?”

    陆清婉心里寒凉一片。

    他在怪她嫉妒……

    温陌寒却转身离去,轻飘飘话里却尽是警告。

    “你是皇后,体贴大度是你的本分,切莫忘了。”

    陆清婉心口一阵闷疼:“臣妾明白。”

    看着正在为乌兰绮摘花的温陌寒,起身失落离开。

    如今的温陌寒,哪里还需要她的桂花糕……

    不日,册封乌兰绮为妃的消息就传遍了后宫。

    如此荣宠,她的永乐宫里每天都挤满了人。

    陆清婉直到半个月后才见到乌兰绮。

    乌兰绮对她倒还是一样恭敬:“娘娘身体好点了吗?皇上赐给我几株千年人参,我拿来给娘娘补身。”

    “多谢你的好意。”

    陆清婉轻倚床头,迟疑道:“皇上对你可还好?”

    乌兰绮眼里都是幸福:“他每天都会来看我,教我写字,带我骑马,还和我一起做丘兹的食物呢……”

    陆清婉只觉心口微痛。

    温陌寒还是王爷时也曾这么对过她,登基后就再也没有了。

    原本以为他是要顾及九五之尊的颜面,现在看来却不是如此……

    看着率真干净的小女人深陷温柔乡,她不知道该如何提醒。

    她唯恐她步了自己后尘……

    可到嘴边的话还没说出,忽听屋外传来宫人禀报。

    “皇上驾到——!”

    陆清婉噤声,看走近的温陌寒,她勉强起身行了礼。

    男人一双手却将身旁的乌兰绮扶了起来。

    陆清婉身形不由得一僵。

    温陌寒这才注意到她,而后又对乌兰绮轻声责怪。

    “皇后近日气色不佳,你怎么总扰她休养?”

    乌兰绮气恼嘟囔:“臣妾是见无人看望皇后,心疼她才……”

    却不知这话落在陆清婉心里,有多刻骨。

    她曾经也没少抱怨过温陌寒的冷漠,她以为这样温陌寒会多念着她。

    后来她才明白,不爱了,抱怨也无用……

    温陌寒转头对她嘱咐:“你好好休息,日后朕再来看你。”

    陆清婉低低应声:“皇上国事为重,臣妾明白。”

    温陌寒对她的乖顺应从分外不适。

    却也没多说,又看向乌兰绮:“西域献上一些珍奇,朕带你去看看。”

    两人相携走远。

    陆清婉痴痴地看了许久,而后重重咳出一滩血来!

    片刻后,她把被血浸透的帕子投入了炉子中……

    初冬,下了第一场大雪。

    永乐宫的侍女突然急切来报:“皇后娘娘救命!盈妃娘娘出事了!”

    陆清婉心里咯噔一声!

    不想自己担心的事还是来了!

    她勉强撑起身体,往永乐宫赶去。

    就见乌兰绮正靠在楼台边,伸出手去小心捧着雪。

    翩翩雪花落向她肩头,分外熟悉的一幕撞入眼底。

    陆清婉脚步不由得一怔。

    不经意回头,乌兰绮瞧见她,开心招呼:“娘娘怎么来了?”

    陆清婉恍神走近:“我听说……”

    话未说完,变故陡生!

    乌兰绮身侧栏杆突然松动,身体猛地朝楼下摔去!

    “小心!”

    陆清婉心脏几乎停止跳动!

    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拉,却只擦着乌兰绮的手指而过。

    这时,一道惊怒交加的声音蓦地在响起——

    “绮儿!”

    陆清婉惊魂未定地看过去,正对上温陌寒冰冷的目光。